????这一场拍卖会下来,这云州商界上下,只要有点实力的,基本上都捞到了一个名额,实现了郑凡雨露均沾的构想。

????不过在拿到这些授权书和名额之后,这些商人并不能马上见到收益。

????由朝廷指定的建厂地点,大部分都并不在云州,而是在刚刚打下来的宁州境内,因为宁州现在还没有被完全平定,所以他们就是想要建厂,也要再等等才行。

????这样的安排自然对花了大价钱买下授权书的金家杜家他们不利,可是因为这些事项在拍卖之前发出的告示中就有说明,倒也没有人表示不满。

????之所以这些工厂的建设地点都被规划到了宁州,还是和郑凡对于云州和宁州今后的定位有关。

????因为云州有一半都是平原,而且气候适宜耕种,过去在没有仙果树之时都是大周南方有名的产粮地之一,

????而且现在云州已经平定,在也没有外敌威胁之下,被郑凡弄得荒废的东部平原也可以利用起来了。

????等整个云州平原都被开发成农场之后,以仙果树的产量来看,至少在郑凡打到长江边上之前,是不可能缺粮食了。

????所以郑凡觉得云州今后还是以专注于生产粮食和畜牧产品为好。

????而和云州大半都是平原地型不同,宁州那基本上都是山地和丘陵的地型,虽然造就了其彪悍的民风,是上好的征兵之地(对这个世界而言),但是对于农业生产来就不是那么适合了。

????过去在宁王治下之时,因为可耕种的面积小,哪怕是占着一年三熟的天时,宁州的粮食也就是勉强能够自给自足而已,要不是有广州的贴补和有海贸的巨大利益,宁王也根本无法养活那么多的军队!

????这也是宁王之前为什么那么迫切的想要取得云州的原因之一。

????虽然仙果树对于地型并没有什么挑剔,在宁州大建农场也不是不行,但是在郑凡的考量中,并不打算在宁州复制云州的模式。

????仙果树容易种植产量又高当然是非常好的特性,可是因为其产量太高又太容易种植,也有可能造成一些负面效果的。

????现在已经有一个云州作为粮食基地了,如果郑凡选择在宁州也大建农场,那产出的粮食肯定就会过剩,不说这么多的粮食如何消化,光是百姓们在发现轻轻松松就能填饱肚子之后,可能会产生的惰性,就是一个大问题。

????这可是有前车之鉴的,地球上的那些南洋土着和黑土大陆那边的黑叔叔,不就是因为条件太好,每天躺着晒吊都不怕饿肚子,才养出了那种好吃懒做的脾性来的吗?

????郑凡可不想在自己的治下百姓,也给养成那个样子,所以其实郑凡一直都在有意的控制仙果树的种植规模,而让所有的农场都大搞养殖业,除了解决肥料问题之外,也有不让他们闲着的用意在里面。

????就是因为这个,所以就算是周清他们现在已经在实验室中实现了氮肥的合成,而在有了这具体的知识之后,郑凡也随时都能用极小的代价用合成技能将它的生产技术和生产设备合成出来,可是郑凡却什么都没做,只是让周清他们继续研究和将这些技术作为技术储备收藏了起来而已,丝毫没有将其制造推广的意思,预计在很长时间以内,牲畜所产的农家肥,仍然会是唯一的肥料来源。

????因为宁州多山多丘陵,自然矿物资源丰富,正适合建设各种工厂,而且它还濒临大海,其境内的香山港,又是大周为数不多的通商港口之一,所以最适合宁州的模式,是将其打造成郑凡的工业和商业基地。

????而想要把宁州打造成工商业基地,那就需要有更多的工人,需要把宁州的人口尽量都从农业生产中‘解放’出来才行,所以就算是不考虑会不会把人养懒的问题,郑凡也不会再宁州大建需要大量人手才能运转的农场。

????毕竟人都去种田养猪了,谁还会来工厂做工啊?

????这里又不是地球,对于这个世界的老百姓来说,种田永远比进工坊做工要来得靠谱,所以郑凡不止不能在建设农场,反而要想方设法的减少宁州的农业人口才行。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次拍卖会拍卖出去的工厂,除了原材料问题而留着云州的雪糖厂被留在云州之外,其他的工厂都被指定必须要设在宁州的境内。

????不止是这些私人所有的工厂,之后科技部乃至科技部下属的那些工厂,也会陆续的搬迁到原材料更容易获得的宁州去,云州这里将彻底的转变成一个农业基地,和今后会被改造才工商业基地的宁州形成简单的互补,而郑凡只要经营好了这两个基地将其发展起来,那别说是这大周天下了,就是平推全球也不是不行。

????而且让这些人上宁州建厂,不止有工业布局方面的考虑,还有一些政治因素在里面。

????宁州境内虽然山地丘陵居多,可是其人口也要比地广人稀的云州要多好几倍,而这么多人口,在宁州其实并不太适合种田的情况下,没有遵循自然规律往更加适合耕种,土地也更广袤的云州迁徙,完全是宁州士绅们的锅。

????在无法击败云州的那些地头蛇之前,这些宁州的士绅们自然不会允许自己手下的佃户们流失到云州去,那不就是给云州的士绅做了嫁衣了吗?所以宁州之所以有云州几倍那么多的人口,完全是宁州的士绅们硬生生的将大部分百姓都强制的束缚在了土地上的结果。

????而能把这么多人口完全束缚在土地上,就说明宁州的士绅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在力量上都要比云州的士绅强得多。

????并且宁州的形势也和云州并不一样,虽然士绅们也会压迫佃户,但是因为粮食产量并不像云州那么多,所以为了不让佃户在活不下去之下反抗或逃亡,宁州的士绅们对于佃户的压迫比起其他地方要来得轻一些,而这在这个比烂的世界里,自然就会得到不明真相的佃户们的赞扬和拥护。

????所以如果宁州的士绅们完全抵制郑凡的话,那在没有让百姓体会到郑凡的好处之前,宁州的百姓们也会盲目的跟着这些士绅和郑凡为难。

????虽然以郑凡的力量就算是宁州所有人一起造反也完全可以将其轻松的镇压,但是那样麻烦不说,还和郑凡想要得到一个完整的宁州的战略不符。

????所以郑凡让金家杜家这些投靠他的小士绅来宁州办厂,也有以他们为诱饵,吸引分化宁州士绅们的意思。

????郑凡虽然完全不想给那些大世家活路,但是对于像金家杜家这样的小世家,却并不是一定要斩尽杀绝,如果宁州的那些小世家,能够和金家杜家这样主动向郑凡靠拢,并且主动转型成商业世家的话,郑凡也不介意分他们一点好处。

????金家杜家这些在郑凡手下发财的,就是郑凡想要展示给宁州那众多的小士绅们看的样板,让他们明白顺白虎者昌,逆白虎者亡的道理!

????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相信有了宁王和之前那些不开眼阻挡御林军的士绅们的下场在前,又有在金家杜家这些跟着郑凡发财的例子在后,宁州的小士绅们应该能权衡出是跟着大世家闹事灭门好,还是跟着郑凡做生意发财好的。

????所以因为以上的原因,就只能先委屈一下金永和朱旦这些花了大钱买到工厂名额,却无法马上投入建设的云州的商人们再等一等了!

????好在在等待宁州局势稳定之前,他们也可以进行一些比如招募工人和将工人送进科技部的工坊培训什么的准备工作,倒也不是完全无事可做。

????而时间就在他们的忙碌筹备中,飞快的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