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在宫门口停了下来。

????季婵从马车上走下来,正要说话,却发现那个女孩的马车竟是直接驶入了宫门,顿时一惊,随即忍不住皱眉,果然是不懂规矩的野丫头,一点规矩都没有。

????然而她很快反应过来,宫门口守着这么多禁军,居然就这么一声不吭地任由那野丫头的马车驶进了宫而没有阻拦?

????心里咯噔了一下,她忍不住捏紧了手里的帕子,心头无端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

????深深吸了口气,她挺直了腰板,带着贴身侍女往宫里走去。

????走到一半有内侍过来恭迎,把她领到了皇后的凤仪宫。然后季婵看到了女孩坐在凤仪宫的椅子上,端着茶盏,安静低头喝茶。

????一张小脸干净绝美,瞳眸清澈,巴掌大的小脸上肌肤白得晶莹剔透,让人忍不住想掐上一把,看能不能掐出水来。

????明明凤仪宫里陈设典雅华贵,却瞬间沦为了少女的陪衬。

????季婵忍不住又捏了捏掌心的帕子,羡慕又嫉妒着少女的如花一般娇嫩的年纪,和倾城的容颜。

????她是什么人?

????如此堂而皇之地坐在皇后的宫内喝茶……

????“季姑娘。”凤仪宫总管提醒她的声音响起,“皇后娘娘在此,季姑娘该行礼了。”

????季婵一惊,蓦然抬头看去,正看到仪容端庄高贵的皇后坐在凤椅上,手指一杯茶盏,姿容雍容,气度非凡。

????快速压下心头慌乱,季婵甩了甩手里帕子,规规矩矩地行跪拜大礼:“臣女季婵,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季家跟随而来的侍女则只能在殿外跪候。

????“宫外的事情本宫方才听太子说了,有些话想跟季姑娘说清楚。”皇后语气淡淡,不温和,也不冷淡,公事公办的语气,“季姑娘先起来说话。”

????季婵谢恩站了起来,姿态恭谨,浑然没了方才在宫外的嚣张。

????“子曦是本宫的女儿,君氏皇族的嫡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