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很大的套间,外间并没有什么人。

????那个手下径直带着金梦莎她们母女俩进了里间的屋子,恭恭敬敬地说:“孙哥,这俩女人是找你的。”

????金梦莎看到,这间房间里的正中间,摆着一张宽大的方桌。

????有四个男人,正围坐在方桌边玩扑克牌。

????想来,他们也是在赌博吧。

????只不过,赌得应该比楼下的麻将更快,也更大……

????金梦莎和妈妈的到来,并没有让四个男人停止手里的赌局。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就是所谓的孙老板,漫不经心地瞟了她们一眼:“有事等我这局打完再说。”

????金梦莎和妈妈,只能站在旁边干等着。

????不知道他们在玩什么牌?好在,一局并没有过太长时间。

????孙老板把手里剩下的几张牌往桌子上一掷,面色相当不悦:“妈的,又输了!”

????“孙老板,手气这东西就是这样,有事好有时坏,说不好的。”另外的三个人中的一人,笑着安抚他:“上个月,我还不是整整一个月都在给你输钱。”

????“算了,不说了,让海子带你们下去提钱!”孙老板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臂,起身来到屋子里的长沙发边坐下,抬起眼眸斜睨着金梦莎问:“这位美女,我不记得你在我这儿玩过,你要赎回什么东西?”

????“对,我是没有来玩过。”金梦莎点了点头,坦然说道:“我妈妈大前天来和兴茶社打过麻将,欠了你两千多块钱,把一块手表抵押在这儿了。今天我们带钱过来了,准备拿回手表。”

????这时,另外的那三个人,也都注意到了金梦莎那出众的美貌。

????他们同时眼睛一亮,有一个人走到金梦莎的面前,饶有兴味地开口:“哎吆,美女,你长这么漂亮,还需要赎什么手表啊?只要你跟了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买。”

????金梦莎厌恶地往旁边站了站,冷冰冰地说:“我只是来拿回我押在这儿的东西,请放尊重点儿。”

????那个人在她面前碰了一鼻子的灰,颇为有些悻悻然,不甘心地还想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