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一时间抉择不出来,林羽索性懒得去想,直接闭上眼睡了过去,打算等第二天跟步承、百人屠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再商谈。

林羽这一觉直接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床。

"哎呦,我说家荣,你一早到晚忙什么呢?昨天一天没见到你人。今天一觉又睡到现在!"

李素琴从厨房端了盆水果出来,看到林羽后,有些埋怨的冲林羽说道。

"做你的饭吧!"

坐在沙发上的江敬仁冲自己的老婆子呵斥了一声,一边兴致勃勃的把玩着周辰刚刚送给他的白瓷单孔鸡冠壶,一边说道,"家荣这种人在外面是办大事的。岂是你这种家庭妇女所能理解的?妇人之见!"

"爷爷,不许你这么说奶奶!"

"就是,小心奶奶不给你饭吃!"

这时坐在一旁看电视的佳佳和尹儿齐齐冲江敬仁喊了一声,今天是周末,所以她们两人也没去上学。

两个小丫头相比较从前长高了不少,而且也愈发的聪慧漂亮。眼睛中透着一股水灵灵的朝气。

"好好好,爷爷不说,爷爷错了。爷爷不敢了!"

江敬仁笑呵呵的冲两个小丫头说道,眼神中满是宠溺。

虽然这两个孩子不是江敬仁的亲孙女,但是江敬仁一直拿她们当亲孙女看待。

"老江,你还以为在是在清海吗?"

秦秀岚坐在餐桌上一边择着菜,一边笑着说道,"在这里,光这俩孙女就治住你了!"

"是啊,不过被孙女治我高兴!"

江敬仁笑呵呵的说道,接着瞥了眼林羽,意味深长道,"这要是再给我添一个孙子治我,那我这辈子就圆满了!"

江颜怀孕的事情暂时还没告诉江敬仁他们,就叶清眉知道,所以江敬仁他们还不知情。

林羽笑了笑没有说话,看着这一切感觉无比的温馨。无论他在外面是刀光剑影还是腥风血雨,好在任何时候都有这么一个家,都有这么多的家人在等着他!

而他也暗暗发誓,就算拼尽自己这条命,也一定要呵护着他们永远安稳无忧的活下去!

"妈,我今中午不在家吃了。你们不用做我的饭了!"

林羽打了个哈欠,说着换好鞋往外走去。

"这孩子,又不在家吃,亏我还做了他最爱吃的烙饼!"

林羽关门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老丈母娘的念叨,嘴角不由浮起一个幸福的微笑。

耗费了这么长的时间和如此多的心力,终于将荣鹤舒这个中医的败类给除掉了,实在是可喜可贺,林羽便想着道着厉振生和步承他们去京城最好的酒店庆祝庆祝,但是刚拨通电话,电话那头的厉振生抢着说道,"先生,抓紧时间过来吧。小鸡都快炒好了,马上出锅了!"

林羽闻言颇有些诧异,问道。"怎么,在医馆里吃吗?不是说好了去酒店吗?!"

"哎,谁不说。我说去酒店,他们几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我,非要让我炒小鸡给他们吃,我也没办法啊!"

厉振生语气兴奋的打趣道,"这个厨艺太好,也是一种烦恼啊!"

林羽听到这话颇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说道,"行吧,那我马上过去!"

等去了医馆之后。大厅的卓子上已经摆满了一大桌子菜,除了两大盆热气腾腾的辣椒炒公鸡,还有酱牛肉、花生米、醋溜茄子等菜品,十分的丰盛。

而步承、百人屠、胡擎风、朱老四和春生秋满以及那五个雁草堂的高手也到齐了,大家簇拥在桌跟前神情兴奋的聊着天,就连步承和百人屠的脸色也不由柔和了几分。

这时厉振生拎着一箱酒从内间走了出来,说道,"这可是我藏的好酒,平日里都舍不得拿出来喝!"

林羽笑了笑,接着坐到了就桌前,众人赶紧给他腾了个地方。

等倒好酒之后,林羽招了招手。示意大家别急着喝,接着把有关玫瑰的事情告诉了大家,同时说明了此去长庆的凶险,询问大家伙儿的意思,毕竟就算去长庆救人,也不是林羽自己去。起码要听听众人的意见。

听到玫瑰有难,厉振生立马一拍桌子,沉声说道。"当然得去救!毕竟她以前没少帮我们忙!而且她是个好人!"